首頁 >> 加強基層人民政協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探討
加強基層人民政協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探討
時間:2017-01-18 17:11:55  閱讀:  來源:廣西河池政協網  作者:陳報勛  編輯:陳萍萍

加強基層人民政協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探討

□陳報勛

 

    黨的十八大報告就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明確指出:“通過國家政權機關、政協組織、黨派團體等渠道,就經濟社會發展重大問題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廣泛協商、廣納群言、廣集民智,增進共識、增強合力。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圍繞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建設,更好協調關系、匯聚力量、建言獻策、服務大局?!庇纱丝梢?,要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不僅要通過政權機關、政協組織、黨派團體等渠道來推動,而且要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重要渠道的作用來促進推動。這不是簡單的渠道和重要渠道之分,而是推進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界定。要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作用,必須高度重視和加強協商民主這個重要渠道的基礎建設,才能真正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通暢和發展。

    一、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的重要性

    《辭?!分袑η赖慕忉尀椋喝斯ら_挖或填筑的水道。根據用途不同,可分為:灌溉渠道、排水渠道、水電站引水渠道、航運渠道、給水渠道等。渠道可以專用,也可以綜合利用。從文字而言,渠道確實是根據人類的需要而造就的流水載體。而協商民主的渠道,是協商民主這一“流水”的載體,既是有形的,也有無形的。作為上層建筑,協商民主渠道既是一種意識形態領域的概念,也是一種實踐行為的概念,既要有政治環境構架,又要有制度規范。這是協商民主渠道建設兩個都不可偏廢的建設元素,如果僅有政治環境構架,沒有制度規范支撐,或只有制度規范支撐,沒有政治環境的保障和導向,協商民主之“水”的流暢都會出現梗阻甚至枯竭。只有良好的政治環境構架和健全的制度規范,協商民主才能充分保證公民的有序政治參與,人民政協也才能充分發揮作為協商民主流暢的重要渠道作用。因此,我們必須從發展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和推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戰略高度,重視和加強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

    二、當前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的缺失

    黨的十八大報告第一次提出“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在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上具有里程碑意義,對實現我國的社會主義政治文明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這既是對人民政協幾十年來開展政治協商的理論升華,又是為人民政協今后更好地通過開展協商民主,繼而重點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具有戰略性和方向性意義。但協商民主超出政治協商的一般范疇,因為協商民主體系是包括國家政治領域、統一戰線、基層民主在內的龐大體系,政協開展的協商民主,僅是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既不能把政協履行的政治協商職能等同于開展協商民主,也不能把開展協商民主與履行政治協商職能割裂開來。所以,人民政協在加強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中,必須從這兩種不同職能的本質和關聯度中分析和研究,特別是分析和研究當前政協協商民主渠道建設的缺失和原因,以尋找到科學合理的建設要素,才能更好地有針對性地加強渠道運行中的薄弱環節建設,最終達到促進協商民主渠道暢通,實現協商民主效果的目的??偟膩碚f,筆者認為,當前基層政協協商民主渠道建設還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缺失:

    一是政治環境構架完美,基層政協實踐行為不夠清晰。從國家政治體制層面而言,在推進協商民主進程中,其政治環境構架是完美的。黨的十八大召開,黨中央不僅在十八大報告闡明了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人民政協組織要在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等方面發揮重要渠道作用,而且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報告中進一步提出:“各級黨委和政府、政協制定并組織實施協商年度工作計劃,就一些重要決策聽取政協意見。完善人民政協制度體系,規范協商內容、協商程序。拓展協商民主形式,更加活躍有序地組織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增加協商密度,提高協商成效?!边@是人民政協組織開展協商民主、發揮重要渠道作用的根本方針和遵循的重大原則。從2013年10月起至今,全國政協也已召開了10次雙周協商座談會,每次一個專題,邀請專家、學者和全國政協委員共20人左右參加座談會,就國家層面的一些重大和戰略問題進行協商座談;雙周座談會是1950年由毛澤東主席等中共領導人創立的一種民主形式,到1966年已舉行了100多次,其后曾經中斷了40多年。為了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2013年10月,全國政協恢復了這一雙周協商座談會,在頂級層面上率先垂范發揮了人民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的作用功能,開辟了政協委員和中央高層交流的渠道,在政治環境構架建設上,營造了協商民主暢通的典范。然而,在市、縣級政協的協商民主推進中,從目前情況看,在一定程度上,還停留在理論研究和實踐探討階段,在制度、規范、程序、方法、形式、措施、目的、效果等方面,還存在不夠清晰的現象;即使有一些形式冠以協商民主頭銜,效果也不甚理想,甚至是為掛名而掛名,沒有從本質上達到作為重要渠道的目標和效果。究其原因,主要是協商民主渠道通暢的建設要素如協商主體、制度、規范、內容、程序、形式、密度、目標設置等要素還不健全,根據自己理解,為協商而協商、各行其是、各自為陣、徒有其名的情況較多;所以,效果顯然不理想。

    二是把協商民主等同政治協商理解,忽略協商民主重要渠道自身功能建設。協商民主是我國民主政治的特色,與西方的民主有本質的區別。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實現和推進公民有序政治參與的民主形式,是在建設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過程中,將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這兩種民主形式創造性地結合起來,運用協商民主,注重求同存異,促進社會和諧,在保障人民行使投票權利的同時,通過協商民主,追求社會和諧穩定。按照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人民政協組織在推進協商民主過程中,“要更加活躍有序地組織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增加協商密度,提高協商成效?!边@是基層政協組織開展和推進協商民主,發揮重要渠道作用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而政治協商是政協組織履行對國家和地方大政方針以及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問題在黨政決策之前進行協商和決策執行過程中的重要問題進行協商,這是黨委和政府與政協之間的關系。政協在履職實踐中,一般主要通過黨委制訂的年度協商計劃要求政協組織參加的事項,這種協商具有一定的被動性。而在市、縣一級政協履職中,主動去進行政治協商是比較少的,大多都是通過市場調研報告提出的意見和建議上報黨委政府,開展文字形式的協商,其協商效果如何,政協自身缺乏跟蹤,協商建議如何落實,也不主動去關心。例如,河池政協去年開展了《關于改善服務企業政務環境》、《關于巴馬長壽養生國際旅游區建設》等5個視察調研活動,并形成了調研或視察報告上報市委市政府,市委書記、市長都給予充分肯定,批示要求分管領導和黨政職能部門認真研究吸納政協提出的意見和建議,但研究和吸納的結果如何,部門既不反饋,政協自身也不主動跟蹤掌握,其協商的流程是:視察調研選題→策劃和制訂視察調研方案→開展視察調研活動→形成視察調研報告→常委會審議通過→上報同級黨委、政府→黨委、政府主要領導批示充分肯定→要求分管領導和職能部門研究和吸納政協建議等7個主要環節。顯而易見,這種政治協商形式是極為單調的,但卻是政協履行政治協商職能的途徑之一。除此之外,市、縣政協確實很難在其他方面開展政治協商,這是帶有普遍性和共性的問題。因此,基層政協在思維層面上,容易把協商民主與政治協商等同理解,從而也缺乏對通過政協推進協商民主的充分認識和重要渠道功能建設的探討及有效作為,導致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難以充分發揮。

    三是政協開展四種類型協商渠道建設尚不完備。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在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的論述中強調,要“深入進行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币簿褪钦f,在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和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中,人民政協組織應當著力在以上四種類型協商上開展積極的探索和實踐,而不是以政權機關,黨派團體、基層組織和社會組織開展的協商民主來代替政協組織的協商民主。但是,目前市、縣一級政協在開展和推進協商民主中,對如何進行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這四種類型的協商民主中,不僅以常規的政治協商工作和常態履職來代替,而且還存在牽強附會的因素,如把每年一次的全會委員提案交辦會冠名為提案辦理協商,把黨委的一些年度政治協商內容變成政協的專題協商,把全會的界別小組討論套上界別協商,把平時的對口聯系化成對口協商等等。因為無制度可依、無辦法可據,協商民主的開展在很大程度上徒有其名、流于形式,成效自然不大。由于從上到下對政協如何開展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和提案辦理協商尚無完備的規定、制度、辦法和措施,造成市、縣一級政協協商民主渠道的流通不順暢。

    三、強化基層政協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建設的建議

    要從實質上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通過政協組織起到推進協商民主向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中的引領功能作用,在國家政治環境構架完美的同時,必須高度重視協商民主在政協組織有效流暢的重要渠道的軟硬環境建設工作,尤其是市、縣兩級政協的重要渠道建設工作,這既是十分重要的協商民主的基礎性建設,也是協商民主推進過程中十分必要的保障性建設。

    (一)加強對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的輿論宣傳,凝聚黨政部門、社會各界共識。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笔侵袊伯a黨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中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共產黨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發展更加廣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重要形式和重要途徑。人民政協組織肩負充分發揮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的責任和使命,是具有探索實踐協商民主、發展推進協商民主的引領和帶動功能的。這種特有的責任和使命,是其他部門,團體所不能替代的,也是與其他組織和團體開展的協商民主有所區別的。既不能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向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全部由政協組織承擔包攬,又必須明確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人民政協是重要的渠道。前者包含著體制性、社會性和廣泛性,涵蓋政權機關、政協組織、黨派團體、基層組織、社會組織;后者是特定的政協組織。這是我們認識推進和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各級各部門和政協組織職能不同、責任不同、作用不同的基本點和區別點。因此,必須加強對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的輿論宣傳,以形成各級黨政部門、政協組織和社會各界共識。特別要在黨報黨刊、政協報刊、黨政領導干部培訓班、各黨派團體、基層組織、社會組織中,把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宣傳與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宣傳緊密結合起來,使全社會(包括各級政協組織)都充分認識和理解并深刻領會到,推進發展協商民主是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全黨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同時也充分認識理解并深刻領會到發展協商民主,各級政協組織承擔著重要渠道的作用。為人民政協組織開展和推進協商民主奠定堅實的政治基礎和社會基礎,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之“水”在人民政協這個重要渠道的流暢創造更好思想環境和認知環境。

    (二)各級黨委要在領導和支持人民政協開展協商民主和發揮重要渠道作用上作出相應規定。人民政協組織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重要機構,在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和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向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中肩負著重要渠道的任務。各級地方黨委應從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戰略高度,深刻認識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的重要性,特別是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結合本地區的實際,研究制定本級政協組織充分發揮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的規定或實施意見,從領導、組織、措施、要求、效果等方面,對本地黨政部門、黨派團體、各級社會組織支持同級政協組織開展協商民主作出規定、提出要求,確保同級政協組織順利開展和推進協商民主、發揮重要渠道作用,提供政治和政策保障。通過規定或實施意見的出臺和實施,促進本地區黨政部門和社會各界都關注、支持和形成合力,共同推進人民政協開展協商民主工作,更好地發揮人民政協的重要渠道作用。

    (三)國家、省級政協要對基層政協開展協商民主工作提出指導性、規范性意見,并形成相應規定或辦法。在建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中,人民政協組織的職責、任務、目標已經很明確?!皡f商民主”是一個新課題,由于各級基層政協在認識、理解中的差異性,又缺乏實踐經驗,難免有囫圇吞棗的現象,如把政治協商和協商民主混為一談、把政權機關和社會組織的聽證會、咨詢會、問政座談會、黨委的年度政治協商計劃等,都視為政協的協商民主工作等,在一定程度上片面理解人民政協開展協商民主的形式和途徑。對如何開展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由于缺乏相對統一的規定和基本要求,很難取得預期的成效。因此,全國政協和省級政協應當就政協組織如何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特別是如何開展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制定相應的規定和指導辦法,從協商民主的主體、內容、程序、規范、選題、任務、要求、職責、步驟、效果等方面,形成指導性、專業性的界定。為各級基層政協開展協商民主、發揮重要渠道作用,在方向上、實踐上、完整性上提供科學的指導,以增強基層政協開展協商民主的規范性和實效性。

    (四)基層政協要不斷探索和實踐,積累經驗。基層政協是推進協商民主的基礎和重要載體,也是協商民主重要渠道的最直接和最現實的元素,既承載著協商民主的流暢,又直接反映渠道質量。因此,必須加強開展協商民主的探索和實踐,不斷積累和豐富經驗。著力做好幾方面的渠道建設工作。一是要深刻理解并融會貫通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的精神,充分利用協商民主這一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與時俱進地充分發揮人民政協的作用,共同促進本地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的發展。二是不斷探索以政協為依托開展協商民主的方式、方法和途徑。在明確協商主體、內容、程序的基礎上,不斷探索開展協商民主的新手段和新措施,并在實踐中不斷加以總結和提高,為不斷推進協商民主向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積累經驗和創造條件。三是要強化互相學習和借鑒力度。由于理解和實踐水平的差異,市、縣一級政協開展協商民主工作存在不少差別,發展各有千秋,質量高低不均。因此,基層政協應當強化橫向的互相學習和借鑒力度。特別是在基層政協如何開展好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和增加協商密度,提高協商成效上,要加大交流、學習和借鑒力度,以利于互相提高,共同進步,扎實充分發揮重要渠道作用。

    (五)要善于借鑒政權機關、黨派團體和社會組織經驗,不斷完善政協組織協商民主形式。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是全黨全社會的共同責任,開展廣泛、多層、制度化的協商民主,不僅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發展的需要,而且也是促進黨政領導機關決策合法化、合理化、科學化和培養公民有序政治參與精神的需要。多年來,不少政權機關、基層組織通過開展不同形式、不同類型的協商民主,取得了很好的實效。如各級黨政部門的專題協調會、專題現場辦公會、浙江溫嶺市和整個臺州地區全面推行的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模式、專題民主懇談等基層民主政治建設活動的“溫嶺模式”,北京麥子店街道問政座談會等等,雖然表現的形式不同,但都在很大程度上蘊含著協商民主的元素。這些不同層次、不同組織的協商民主成功經驗,為基層政協提供了廣泛、深入開展協商民主的有益啟發,各級基層政協組織要善于舉一反三和觸類旁通,博采眾長地借鑒,并在實踐中不斷研究、創新、完善協商民主的形式、內容、規范、程序、制度等方面的建設,使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更突出、更有所作為。

 

 

 

 

 

 

 

 

 

 

 

 

 

 

 

 

 

 

 

 

 

 

gtaol怎么卖车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