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基層政協協商民主
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基層政協協商民主
時間:2016-12-05 11:30:20  閱讀:  來源:廣西河池政協網  作者:韋 榕  編輯:馬 琳

       [內容提要]在我國深入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新的歷史時期,位處基層的縣級政協踐行協商民主將面臨許多新情況新問題新課題。只有自覺運用法治思維選準協商議題和內容、精心組織協商活動、促進協商成果落實和推進協商民主制度建設,才能不斷提高協商實效,真正做到“有制可依、有規可守、有章可循、有序可遵”,在推動依法治國和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中作出政協獨特的貢獻。


       [關鍵
詞]法治思維  協商民主  基層政協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人民政協成立65周年大會上重要講話中指出,“必須構建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體系,確保協商民主有制可依,有規可守,有章可循,有序可遵?!薄吨泄仓醒腙P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也把“堅持依法有序、積極穩妥,確保協商民主有制可依、有規可守、有章可循、有序可遵”作為重要的基本原則??梢?,踐行協商民主離不開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離不開相關法律法規的保障。特別是位處基層、貼近現實、面臨許多具體情況和紛繁復雜的矛盾問題的縣一級政協更需要運用法治思維來推進協商民主,確保協商方向對路、組織有序、開花結果,在推動全面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過程中貢獻出政協的智慧和力量。

 

       一、充分認識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基層政協協商民主的重要性

 

       依法執政是黨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在當代中國,法治和改革,是最引人注目的熱詞和不可回避的現實。黨的十八報告提出,“提高領導干部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動發展、化解矛盾、維護穩定能力”?!叭魏谓M織或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絕不允許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勿庸置疑,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必須在法律框架下開展,運用法治思維依法開展協商民主是不容質疑的基本遵循。

 

       所謂法治思維,就是將法治的諸種要求運用于認識、分析、處理問題的思維方式,是一種以法律規范為基準的邏輯化的理性思考方式。它不僅包括思想意識的思考方式和行為價值判斷,而且還表現為一種行為選擇,決定著人們研判情況、解決問題的途徑、方式、手段等。

 

       協商民主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人民內部各方面圍繞改革發展穩定重大問題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在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開展廣泛協商,努力形成共識的重要民主形式。協商民主作為人類文明活動,在法治進程中自然離不開法治思維的引導和約束。在現實中,基層政協協商活動隨意盲目、無序無章、越位越界等不守規矩的現象還不同程度存在,需要用法治思維來加以規范、引導。

 

       落實依法治國戰略部署的必然要求。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是中國夢的重要內容,是中國走向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協商民主既是政治活動,是工作方式方法,也是建設法治中國的重要途徑。協商民主的過程就是尋求最大公約數,追求形成最大限度的共識,最終實現解決事情、推動工作、化解矛盾、增進團結和諧的目的。只有在憲法法律范圍內依法而行,協商民主才能順利開展并實現以上目標。沒有法治思維,政協協商活動很容易陷入混亂狀態,甚至有悖于法律法規,其成果將是無效的。依法治國的部署要求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的活動都要遵守憲法法律法規制度,協商民主也不例外。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協商民主的實踐事實上也將為依法治國提供了經驗和一些制度基礎。

 

       政協協商有序有效推進的重要保證?;鶎诱f實施協商民主涉及的主體、內容、形式多種多樣,有時甚至十分繁雜,涉及多領域、多部門、多行業多層次人員,程序較多,環節較多,有時時間還比較長,特別需要用法治的思維來謀劃和組織,以保證議得對題,協得順暢,商出成果。沒有規矩,就不成方園,離開了法治思維,就有可能導致協商活動隨意、散漫、混亂,甚至可能引發激烈的對抗和沖突,背離了協商民主的初衷和目的。

 

       推進政協履職科學化的客觀需要。新常態下要求協商民主要貫穿于政協履行職能的全過程,只有充分發揮協商民主,政協就更有吸引力、凝聚力和創造力,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才更有底氣、有基礎、有力量、有保證??梢哉f,有序有效的協商民主的長期累積是政協履職實效提升的必要前提和重要條件。也只有運用法治思維來謀劃、踐行和推動協商民主,依法依規開展活動,政協各項職能才有可能得以順利履行,進而逐步提高科學性和實效性。

 

       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應有的內涵。建設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也是協商民主發展的目標取向。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可以少走彎路,避免走入歧途邪路,使民主得到充分尊重和發揚,有利于更廣泛地吸引更多的公民有序地實現政治參與,充分表達自己的意愿、提出自己的主張、維護自己的利益,從而養成和鞏固愛國愛民思想,為人類文明發展作出貢獻。從這一角度說,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協商民主發展的歸宿和落腳點,也是依法治國的重要成果,其建設過程自然離不開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

 

       二、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基層政協協商民主的基本要求

 

       法治是剛性的規定和約束,協商是柔和的兼收和包容。法治的邊界比較明晰,而協商的界線有時則相對模糊。在法治思維下開展協商民主,就是要運用法治的理論、理念、觀點、精神、要求來謀劃、安排、組織、指導、規范、約束協商活動,必須遵循以下幾點基本原則和基本要求。

 

       一是于法有據。全面深化改革強調要“于法有據”,同樣,法治思維下的協商民主也應該于法有據。協商的議題內容形式等都應該有憲法法律法規的依據,依法協商應該成為協商的首要遵循。凡是憲法法律中有根據有依據或者沒有明確禁止的,都可以是協商的領域。凡是憲法法律明確禁止的,是協商的絕對禁區。違反法律法規的協商不但不受法律保護,而且協商的結果也是無效的。

 

       二是合法性。做到合法性,就是要確保協商內容、形式、過程、結果等都要在法律法規范圍內,無悖于法治精神和法律條規。超越了法律法規的界限,突破了法律的邊界,任何協商都將是不被認可的,純屬無效的勞動。

 

       三是守規矩。在我國幾十年的協商民主實踐中,逐步形成了一些成文或不成文的制度、規矩和規則。這些雖然沒有法律的效力,但于情于理都得到人們的普遍認同,也具有著一定約束力和規范性。這些規矩也不能逾越和踐踏,否則也沒法順利有效地開展協商。壞了規矩、亂了規矩就會越位、越界、背理、違法,協商就會我行我素、混亂不清,民主更是無從談起。

 

       四是合理性。用法治思維推進協商民主不是用冷冰冰的條條框框來對號入座,其重在以理性思維思考和謀劃協商的整個過程,強調的是合情合理又合法。不但選題合理,而且整個協商過程都是理性的,建議、思辨、討論、交流、互動等都要經過充分的思考,符合法治精神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符合當代人們的正常的思維和行動,體現出對約定俗成和公序良俗的尊重,對科學真理的取向和追求。

 

       五是包容性。協商過程中,只要不是違法違紀的,不違背法治精神,目前還處于相對模糊的地帶,還沒有約定俗成的習慣,盡可能求同存異,都可以并收兼蓄,不應非此即彼的加以反對排斥。應允許提出反對的聲音、偏頗的甚至錯誤的意見,對此應進行善意的說服引導糾偏,不能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要堅持以寬廣的胸懷、睿智的氣度包容不同的意見和主張。

 

       概括起來說,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協商民主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把協商一切活動置之于法律法規框架之下,在憲法法律允許范圍內踐行協商民主。

 

       三、科學地積極地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基層政協協商民主

 

       運用法治思維推進基層政協協商活動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只有自覺地、科學地運用于實踐中,才能發揮其正確引導、規范運作、保駕護航的重要作用。

 

       運用法治思維科學選準協商議題。協商議題的選擇和確定往往決定著協商成果的價值意義?;鶎诱f要從各種紛繁復雜的情況和問題中選擇確定協商議題,在堅持圍繞中心服務大局原則基礎上,運用法治思維認真審視各種需要協商的議題,看合不合時代要求,貼不貼近實際,是不是群眾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與各種法律法規是不是有沖突,違不違背現行政策規定。在法治思維下選擇確定協商議題就要精選現實需要回應、群眾迫切需要解決、地方發展必然面對的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等方面建設的重要領域重要行業的議題,為議得了、商得下、協成事奠定基礎。在新常態下,基層政協應多抓住經濟結構調整優化、培育新增長點、“一帶一路”建設、民生項目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等有助于適應和引領新常態的課題進行協商,為黨委政府科學決策提供有價值的參考。

 

       運用法治思維明確劃定協商內容?;鶎诱f協商的內容可以說包羅萬象、豐富多彩。地方經濟社會建設重大決策部署、群眾關切的民生問題、城鎮化進程的許多事項、政協參加單位的共同性事務、政協內部重要事項等等都可以成為協商內容。協商內容雖然非常繁多,但不是所有的內容都能夠協商解決,一些涉及國家安全、地方黨政機密、涉法涉訴事項、違反黨和國家政策條例的事項等就不能納入協商范圍。要運用法治思維來鑒別甄選協商內容,明確不能協商、不便協商、不用協商、無法協商的內容,保證協商內容合法合規。

 

       運用法治思維精心組織協商活動。協商是一項多方參與、共議共商的活動,采取哪種方式形式,都應遵循一定規則制度,絕不能逾越法律法規紅線。在法治思維的指引下,制定協商活動實施方案,理順各種關系,合理設計程序,依照法規和政協章程開展協商。對于協商過程中出現的違背法規的苗頭要及時制止并加以引導,對于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應依照有關法律法規進行處置,以確保協商順利有效地開展。

 

       運用法治思維促進協商成果轉化。協商成果只有得到落實,變成實際決策部署和具體行動才真正體現出其價值,也才能有利于推進協商民主不斷發展。政協協商成果的落地生根除了直接得到黨委、政府的重視采納外,需要政協組織運用智慧依靠法規條例政策加以督促。對于屬于政府職能部門法定履行的職責,要理直氣壯地采取視察、監督、評議等方式加以推動;對于黨委、政府已納入決策部署的協商成果要跟蹤督辦。要善于聯合相關部門包括新聞媒體在內的部門進行監督,依靠法治手段來推動協商成果開花結果。

 

       運用法治思維推動協商民主制度建設。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梢?,建立健全協商民主制度是協商民主發展的根本要求。很多法律法規是由制度上升完善形成的。運用法治思維推動協商民主制度建設,更容易保證制度符合法治精神、體現法治理念,也更能體現理性化、人情化的結合,而且有效保證制度發揮引領、規范的作用。當前,基層政協應著重建設協商民主在履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中的系列制度,建立健全經常運用的會議協商、對口協商、專題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網絡協商等機制制度,使各種形式的協商真正做到有章可循、有規可守,不斷提升協商科學性和實效性。

 

       全面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已逐步形成系列新常態,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加強社會各種力量的協商和協調,正在成為新常態。處于情況復雜、事情繁多、任務繁重、矛盾集中的基層的縣級政協運用協商形式參政議政也逐步形成新常態。要自覺加強黨的領導,提高政協領導干部和政協委員學法、知法、守法、用法能力以及協商能力,密切與政法、司法部門的聯系,做好與黨委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的銜接,始終用法治的思維指導、謀劃和推動政協協商民主,為促進政協履職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推動法治國家、法治社會建設,促進社會和諧穩定作出積極貢獻。

 

 

 

 

 

 

 

 

 

 

 

 

 

 

gtaol怎么卖车赚钱 辽宁福彩12选5手机版 辽宁11选5近100期走势图 云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1分快3大小规律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河南福彩22选5预测 为什么赌博不能算牌 什么决定股票涨跌 快3彩票网站彩入口 腾讯分分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