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坡
走坡
時間:2019-08-29 10:00:18  閱讀:  來源:河池日報  作者:吳真謀  編輯:陳雪

  男:

  四月插秧孤單單

  五月割麥哥一人

  七月收谷缺個伴

  哥想邀妹結個雙


  女:

  阿妹家里窮叮當

  清水煮粥照見梁

  竹門漏風年年過

  沒有錢財買嫁妝……


  男:

  妹是山間嫩竹筍

  哥是土里老姜芽

  竹筍炒姜正合適

  哥想跟妹結夫妻


  女:

  配不上,配不上

  一頭燈草一頭油

  燈草太輕油太重

  好比棉花配石頭


  ……


  每年,當沉甸甸的果實掛在枝頭誘惑每一雙勤勞的手,當黃燦燦的谷穗壓彎了天空誘惑每一雙饑餓的目光,當晶瑩的圓月在遙遙的夜空用優質的月光遙控每一張桃花般的臉時,這個向往了一年的美麗的甜甜的節日,已悄悄地來臨。


  確切地說,這個美麗清純快樂的節日,是屬于桂西北九萬大山南麓羅城仫佬族自治縣這塊土地上的仫佬族擁有的。他們的風俗民情習慣很獨特,而仫佬族青年男女談對象更為獨特。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或身臨其中,也許你不相信,也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種男女戀愛的方式,叫走坡。


  走坡,就是青年男女用歌來傳情,用歌來傳愛,用歌表達雙方的真實感情。


  多少年來,走坡,在仫佬青年男女心中已形成一種巨大的力量,為了早日迎接這個屬于他們自己的節日,平常他們辛勤耕耘,艱苦勞動,互相幫助,種稻谷、玉米、棉花、綠豆、油茶、姜、花生、紅薯、木薯、油菜、果樹等等。聽上年紀的人說,哪個后生在家懶散,不做農活,東游西蕩,走坡的日子到了,同伴是不邀他一起去的,就是去了,姑娘也不理這種人,姑娘心中喜歡的是勤勞勇敢可愛的小伙子。所以說,走坡從一個小小的側面給青年后生們的心里施加了一股無形的壓力,這股壓力促使青年后生們平日勞動形成你追我趕的局面,誰也不肯被甩下,誰也不甘當落后,為了被可愛的姑娘們瞧得起,為了走坡這個日子。


  那歌坡的場面是動人的,令人難以忘懷的。我不知道,當年,哪位姑娘在歌坡上對歌時輸了,她與那個唱歌贏她的小伙私訂了終身。后來那個小伙選了一個黃道吉日,一頂花轎吹吹打打、熱熱鬧鬧抬進了姑娘家。那個姑娘上了花轎,被人抬進男方家里,入了洞房,與那個青年后生成了親。從此以后,二人相依為命,生兒育女,苦樂相伴,姑娘在那個后生家里吃五谷雜糧,粗茶淡飯,卻越長越大,越長越高,最后變成一個老婆婆,成了我的太奶奶,那后生就是我的太爺爺。后來,歌坡上又有一位姑娘唱歌唱輸了,她被唱歌贏她的那個小伙子的真誠和坦然感動得熱淚盈眶,不久,他們也結成了夫妻,也是歌做的媒,不用說,那個小伙子和姑娘分別是我爺爺和奶奶……再后來,我父親又從歌坡上認識我母親,二人也組成了家庭,再后來有了我和我兄妹一大家子人。


  我向往了很久,這個朝思暮想的節日。


  我渴望了很久,這個古老而又年輕的節日。


  這向往和渴望就像兩團磁石,在心里相互吸引,相互傾慕,最后幻化為一團熾熱的夢火,愈燒愈烈,愈燒愈旺,越過堅實的胸膛,在喉嚨里千萬遍地吶喊、號叫,呼之欲出。


  如今,天宇靜靜的,花沒有晃,草沒有動,河水無聲地向前流去,藍天下只有幾朵小小的碎云,飄來飄去,不是在夢里,也不是在幻覺之中,它實實在在,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就呈現在你的面前,這個耐人尋味的時刻,終于來到了。


  走坡,夢里尋她千百度啊。窈窕淑女,用歌尋她。


  我走進了歌海,心跳個不停。


  一團團花傘靠過來了,一雙雙繡花鞋走過來了,男青年結隊走過來了,姑娘和她的同伴也走過來了,一頂頂草帽揮舞起來了,一條條花手巾飄動起來了,一聲聲口哨響起來了,響起來了……


  “嗚呼——呼——”


  “嗚呼——呼——”


  仫佬,用一種叫做土拐的方言唱出了他們心中的歌謠,口哨響過之后,男方和女方相互沉默了片刻,那歌,便羞答答地從花傘下抒情地一瀉而出。


  男:

  面對一對好嬌娥

  風姿綽約像花枝

  敢問嬌娥哪村妹

  今天為何上歌坡


  女:

  妹的村,山旮旯

  今年整整一十八

  春天三月樹發芽

  妹今坡上找婆家


  男:

  見妹臉紅像朵花

  回頭一笑露白牙

  哥像一堆粗牛屎

  問妹肯插不肯插


  女:

  扁擔吹火不通氣

  有心交情海敢移

  無緣金山懶得看

  有緣白手做夫妻


  ……


  花醉了,草醉了,樹醉了,風醉了,濃濃的歌還繼續唱下去,男女雙方都忘記了疲勞,忘記了饑餓,時間正一分一秒地慢慢消逝,誰也不愿意離開,反而靠得更近了。


  唱歌就要有歌和,打鼓就要有大鑼;

  妹會唱歌哥會答,早上唱到日落坡。


  ……


  枇杷樹上牽?;?,牽牛纏樹往上爬;

  牽牛纏樹死不放,哥今纏妹要成家。


  ……


  哥是一團白糍粑,妹是一筒黑芝麻;

  芝麻粘在糍粑上,好比青藤纏樹丫。


  ……


  石板高頭種薺菜,人講不生哥要栽;

  人講不生哥要種,拾葉留心等妹來。


  呵,羅城,我驚詫于這片土地了,這片清朝一代廉吏于成龍初仕的地方,這片被譽為中國野生毛葡萄的第一故鄉,這么多的群山撲入我的眼簾,九萬大山、六萬大山,一山連著一山,一山更比一山高,起伏連綿,橫跨百里之遙,從懷群兼愛的東面一直牽到黃金龍岸的最邊緣。它們在我的眼睛里幻化,走出,又幻化,又走出,最后像電影鏡頭一樣定格。山腳下一瀉千里的農田盡情地芬芳著春天的氣息,而大片大片農田的周圍和邊緣,星羅棋布地坐落著斑斑點點的村屯,那是仫佬山鄉人民居住的地方,他們臨山而居,臨水而生,世世代代耕耘著這片富饒的土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養兒繁孫,傳宗接代,一代代的人老了,在這片土地上倒下了,與泥土混合為一體。又一代代的人生了,在這片土地上成長起來,他們義無反顧地接過父輩們遺留下的鋤頭和鐮刀,繼續開拓,繼續耕耘和播種,直至生命的終結。他們是仫佬民族的先祖,是布洛陀遺民的真正祖先,是千百年來代代相傳一脈相承黃皮膚的仫佬傳人。他們用汗水和激情開墾了羅城,用韌性和耐性建造了羅城這片美麗的家園。他們從不居功自傲,從不在別人面前吹捧自己,默默無聞,平平常常,普普通通,既謙遜又隨和,既勤勞勇敢又平易近人,熱情好客是他們的秉性,能歌善舞更是他們的天賦。他們人老實、本分,但又非常能吃苦。如果你是一個客人,如果你有機會走進羅城這片神奇的土地,當你迷路的時候,隨便你走進哪一戶人家,隨便你問哪一個人,不管你是官是民是商是兵,你問東,羅城人絕不會答西,你問南,他們絕不會指北給你。你口干了,渴了,他們會舀一瓢甜津津的山泉水給你喝;你餓了,累了,他們會端出白悠悠的玉米粥和特制的豆角酸,讓你一次吃個飽。時間允許的話,他們會親自給你帶路,前往你的目的地,十分的熱情,直到你露出滿意的笑容。如果你到仫佬人家做客,主人一定待你如嘉賓,泡上最香最濃的茶給你喝,然后給你捧上黑亮亮甜津津的葡萄,留你住宿,晚上一定拿出自釀的甘醇的土茅臺和炒得香噴噴的臘肉與你一醉方休……如果你真正到了羅城,不管你走到哪里,只要腳步踏在仫佬山鄉,你到處都可以看見成年的男子和婦女在田野里趕牛犁田,挑糞施肥,合泥做坯,打瓦燒磚,制作煤砂罐,你不得不從心底里敬佩這片土地和土地上這群仫佬傳人,他們是仫佬民族堅強的脊梁,是羅城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東方風來滿眼春,我的夢里不再是空洞的獨白,不再是逆水而上的漂泊,讓漂泊成為一種傳說。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實實在在、干干凈凈、真真實實、大大方方、漂漂亮亮的羅城。聽,鳳凰山下,青竹林里,金水泉邊,石門壩上,長坡路中,南峰煙雨,黃泥瀑布,羅登仙跡,西江印月,中寨鴛鴦,北嶺覆鐘,龍潭晚照,油菜花團團圍住吉祥的村莊,一對對青年男女在歌坡中說說笑笑結伴走出來了,仫佬族的情歌隱隱約約地又唱出來了:


  不敢唱,不敢唱,小鳥拍翼不敢啼;

  哥今乃系孤單鳥,飛落青山慢慢啼 。


  ……


  哥為妹來妹為哥,鳥為青山魚為河;

  鳥為青山死在嶺,魚為清水死在河。


  ……


  妹的胸前種芭蕉,兩個柚子動搖搖;

  哥想上前吃一口,又怕情妹罵饞貓 。


  ……


  妹是南山一枝梅,哥是蜜蜂來釆蕊;

  蜜蜂落在梅樹上,哥戀阿妹不舍回。


  ……


  不知不覺中,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太陽被唱下了山坡,暮色開始悄悄從四周爬上來,歌好情更濃,對歌的高潮如海浪涌來,一起一伏,一唱一答,歌聲盤旋于青青的山,清清的水,綠綠的樹和草叢。遠處的村莊已經有炊煙在裊裊升起,越升越高,那是村莊流動的辮子。天漸漸黑了下來,清明的月亮又游在歌坡的上空,誰也不愿走,誰也不想走?;▊阌梢浑p雙巧手相互交換支撐著,傘下是一張張粉紅色桃花般的臉和一雙雙會說話傳情的眼睛。靜悄悄的夜,月光溫柔地撫摸每一寸時空之后,像一片鐵屑一樣,空蒙無聲地落了下來。楓葉開得十分鮮艷,在夜色中,每一張都是干凈的,每一張都靜靜地醒著。年輕的山牽手智慧的山,青春的山牽手風流的山,害羞的山牽手多情的山,善良的山牽手幸福的山,堅強的山牽手沉重的山,瀟灑的山牽手漂亮的山,聰明的山牽手愚昧的山,清醒的山牽手糊涂的山,貧窮的山牽手苦難的山,干凈的山牽手遲鈍的山,靈動的山牽手癡呆的山,老實的山牽手笨拙的山,年老的山牽手睡眠的山,奔跑的山牽手旋轉的山,飛翔的山牽手抑郁的山,會說話的山牽手會唱歌的山。一條條彎彎曲曲的山路,自遠方而來,無聲地延伸到腳下。山路的盡頭,是稀稀落落斑斑點點的泥土房。這時,天是那樣的藍,淡藍的藍,朦朦朧朧的藍。地是那樣的寬闊,無邊無際,從腳下伸向連綿的遙遠。云朵在天空走來走去,是那樣的可愛。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葉,一截淡灰色的枯枝,一塊丟在荒野無人問津默默無聞的丑陋的石頭,以及一朵在荒地里自由自在搖曳的無名小花,都顯得那么親切,仿佛有一種回到大自然的懷抱、回到家的感覺。有風吹來,路邊的野草迎風舞動,頭上的長發也隨風飛舞著,如夜的旗幟,時東時西,時南時北,像一只搖擺不定的風箏。曠野上的泥土散發著清新的氣息,思緒卻如眼前的風,飄向那遙遠的從前。每一個青年男女都很激動,身上每一根神經都被愛情的狂喜充滿。他們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炯炯有神,一個眼神,一個眸子一閃而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一陣纏綿之后又亮開了她們的歌喉:


  唱歌先,唱歌先,活路不做丟一邊。

  活路不做千年在,風流能有幾多年?

  唱到河邊魚生蛋,唱到土里樹發芽,

  唱到石頭會說話,唱到河水倒轉流,

  唱到青山鳥會飛,唱到椿樹發枝丫……

  空講日子妹不信

  找個東西定下來

  家窮無錢買月餅

  只有腳底爛草鞋

  不嫌腳底爛草鞋

  稻草同樣起樓臺

  哥若有心送給妹

  日里得穿去砍柴


  這歌聲穿越了多少情和愛,多少歲月在歌聲中悠悠地起航,悄無聲息地走出重重大山,走向外面的世界。


  歌聲中飽滿了豐稔的愛情,一首一首地繁衍故事,一段一段地進入情節,那么自然,那么具有強烈的感染力。一切好像與生俱來,又好像從心底里自然而然地發生。而那好聽的歌聲,的的確確是響在心里,響在青年男女彼此的心坎上。呵,仫佬,呵,走坡——


  我仿佛聽見了鳳凰的歡叫聲。


  多少悲歡離合恩恩愛愛恨恨怨怨在歌里一問一答中得到淋漓盡致的渲染。


  多少紅男綠女姑娘小伙在情切切意綿綿的歌聲中訂下終身,幸福到老。


  多少陰晴圓缺花前月下的愛情在歌聲中尋找到理想的意中人。


  多少故事的主人在歌聲中卿卿我我花香千里共嬋娟,攜手走過苦難艱辛的日子。


  多少記憶重疊著記憶?多少往事與往事共舞?歌聲中月色下,是誰露出花朵般的笑容。


  多少民族魂民族魄民族淚民族血在歌聲中重塑一個輝煌嶄新的自己。


  月,我不能回。


  妹,我不能回。


  居住在桂西北及九萬大山邊緣的仫佬青年男女,月亮在空中望著你們,吳剛嫦娥在月宮里傾聽你們如泣如訴的情歌。


  我驕傲,為我的民族。


  我自豪,因為我也是走坡中的一員。


  東望青山西看歌坡,月光下,目極之處,蒼茫之野,只見花傘團團轉動,手帕片片飛舞,口哨頻頻響起,像金屬的聲音劃過寂寞的曠野。該分別了,對歌的青年男女們依依惜別,不知誰首先唱起了送別歌。


  男:

  山路彎彎,送妹到,鳳凰山

  妹今回去哥淚流,淚漣漣

  十月秋水望眼穿,妹今回去

  莫像山風不回頭,叫哥空憂愁


  女:

  情哥一路來作伴,鳳凰山

  離別凄凄妹難過,山路彎彎

  哥哭一番妹一番,妹今回去

  芭蕉蔸下哭斷腸,哭斷腸


  男:

  分離情妹幾傷心

  一步三停轉回頭

  面前一對丹鳳眼

  望見情妹在里頭


  女:

  送妹到,西江河,哥莫憂

  雙手捧水給哥喝

  清水悠悠甘又甜

  像妹心,一根甘蔗甜到尾

  變只青鳥,飛到情哥村

  夜夜窗戶前,鳴幾聲


  ……



gtaol怎么卖车赚钱